top of page
  • Writer's pictureHistSciLib

Unruly Objects:艺术与科学中的物质纠缠

2020年12月,Journal of the Material and Visual发布特刊《不羁之物:艺术与科学中的物质纠缠(Unruly Objects: Material Entanglements in the Arts and Sciences)》。特刊源于2017年10月12-15日在费城举办的“跨学科的文献学( Bibliography Across the Disciplines)”会议的“跨学科的不羁之物(unruly objects across the disciplines)”工作坊。这场对话跨越艺术史、古典文学、科技史、医学史、文学史和媒介研究等领域,8位来自不同学科和机构的学者共同探讨了不同时空中物质性在艺术、医学、科学和技术知识的生产和传播中的重要作用。特刊已经收入图书馆 2.7.0 General 分类下。



期刊链接:


会议链接:


Journal of the Material and Visual History of Science

 

物质性的难以捉摸,既给研究者带来困扰,也激活了新的学术想象力。特刊关注难以把握的物质客体与用来研究及参与自然世界的媒介同样难以把握的物质性之间的张力。探索在多变的物质媒介(material media)中创造并使用科学、医学对象(objects)相关的流动(flow)和阻塞(friction)问题。科学和医学史家常常用秩序来重建物质参与(material engagement)(比如博物学),本刊则试图探究铭刻在物质性中的无序元素。


特刊目录

生产和传播科学知识的历史是围绕物质处理与物质转化之间的内在张力构建起来的。处理物质性问题需要注意这种张力,物质性自身也蕴藏在自然界及其转变为科学对象的研究中。特刊中的案例研究涵盖广泛的视觉和物质工具,包括图像、标本、模型、印刷文本、方程式、表格、立体模型、假体和诊断装置等——甚至这本书自身也包括在内。这些围绕不同时代背景下,不同媒介和工具所进行的案例研究,旨在说明知识创造过程如何历史性地深深扎根于难以把握的物质性中的


随处可见的“黑箱”:血糖仪

近几十年来,科学和医学史家开始挑战先有知识后有媒介的预设,更加注重媒介的物质性。在此视角下,媒介并不仅仅是传播知识的工具,更是知识创造的核心。物质的跨媒介接触和转化并非平稳统一、毫无障碍,其中有各种形式的阻力和摩擦。对物质的无规则性及其认识论意义的关注,能够揭示制作过程中的劳动和最终产品的随意性。特刊关注翻译、转换、中介及协商过程中的实践和技术问题,将媒介和物质性投射到不同的社会、情感和政治空间,挖掘难以把握的物质性的创造性潜力。


对有序和无序含义的关注,源自对收藏、陈列柜和博物馆历史的反思。传统的收藏史通常在近代早期古玩陈列柜的无序陈列,与“现代”博物馆的有序排列之间建构对立。近年来,历史学家用各种方式细致调整了这种叙述。对物质性的审视促使我们重思有序和无序的传统历史结构,凸显秩序中固有的断裂,并将其转化为研究对象。不同时期和地点与自然界契合失败的行动中,反映出无序性更为广阔的历史。在实践中,本卷研究的是那些抵制“归类整理”,达不到预期功能,或以意料之外的方式发展表现的事物。通过关注不守规矩的物质性,考察教育、手工艺、日常世俗及学术环境中纠缠不清的知识生产实践。


陈列柜

特刊中的许多研究对象,都来自藉由物质化身(material embodiments)与自然界的观点、类别和观察互动的尝试,如书籍、实景模型、诊断设备等。这些物质化身需要将世界上的种种可能性压缩到一个小的信息空间中,因此它们的创造者会贯彻“极简主义”策略:“标准”多边形、方程的最简排版形式、四肢的正确配置(correct configuration)等等。然而,本刊作者通过研究发现了对极简主义策略的偏移:为便于理解,代数方程需要膨胀,而非适应僵硬的线性排版(Rider);明清易代中,身体运动的“正确”配置也被重新定义(Basham)…… 总之,本刊突出了科学、医学和技术在探索世界中产生的那些不顾“理想”和“规范”的观点的特性。正是这些特性最忠实地反映了探索与物质、经济、情感和政治矩阵的复杂互动,使之在更大的社会和文化背景下具有意义。



明代《武备志》中的人体

不守规矩的物质性如何将我们带入更大的语境中?有学者将技术的损坏作为理解科学实践的权力结构和政治影响的切入点。例如,西蒙·谢弗(Simon Schaffer)阐释了“无序硬件”和“故障状态”在科学实践中的中心地位,强调“阶级和性别的劳工政治在维修中的重要性”。Edward Jones-Imhotep则聚焦加拿大的“建国神话”,揭示技术故障如何进入冷战想象,将地缘政治脆弱性的观念投射到加拿大北极地区的自然环境中。


在政治关切之外,有学者讨论了不守规矩的物质性何以成为性别惯例和角色期望的斗争场所。Scripps发现,尽管人们努力提高女性的科学参与率,但20世纪的科学博览会却重申了性别的刻板印象,反而维持了科学教育的男性化。Mary Learner展示了细针如何成为显微镜的基础工具,将妇女的手工家务劳动纳入近代早期探索自然的经验主义精神中。一些学者则聚焦人体,如Virdi将假肢视为男性相关的社会习俗与性别规范的斗争场所,进一步揭示物质性、身体和性别之间的关系。身体既是知觉和情感体验的场所,也是被监控和约束的对象。对人体的关注揭示了物质性如何扰乱拟合(fitting)与测量(measuring),进而挑战作为规范性基础设施的基本的惯例。本刊探讨了物质的抵抗行为(material resistance)如何在视觉、语言和物质媒介的相互作用中表现出来。


Andrew A. Gawley的假肢

语言知识与视觉知识的互动近几十年来一直是科学史、艺术史和图书史交叉领域深入研究的主题。人们已经不再认为科学和医学图像仅有说明功能,而将之视为创造世界的基本模式。近年来,学界致力于阐明不同历史背景下图像具有的功能和意识形态力量,强调图像和物体在医学和科学知识创造中的中心地位,展示特定视觉惯例的策略性安排(strategic deployment)如何将知识主张(knowledge claim)编码和合法化。在此基础上,特刊着重关注知识对象和可视化媒介不守规矩的物质性:媒介是制造知识的技术,是权力谈判的场所,也是定义社会及知识中的包容和排斥规范的竞技场。特刊还揭示了图像、文字和物体之间紧张的关系如何转译为具身体验(embodied experience),突出特定时空中物质、视觉和言语的“语法(grammar)”是如何适应当时的认知需求的。


特刊涉及当前科学史的两大进展:对科学和医学的视觉文化和物质文化的研究,和对知识史跨学科方法的关切。学者们从不同视角分析不同的认知实践(epistemic practices),为理解物质媒介和客体中根深蒂固的非理性,以及复合历史在其中积累的多层意义提供了新的思考和见解。


Isabella Parasole的刺绣作品

 

相关馆藏资源推荐


1.7.4 History of Knowledge中,有知识史研究相关的背景知识。如果想了解更多视觉信息或视觉材料相关研究,可以访问3.8.3 Images 图像科学;在3.6.3 Botany 植物学中,Materiality of Botany一节从物质性的角度探讨植物学知识的建构过程。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