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Writer's pictureLu Xu

用艺术的方法做研究:Journal of Artistic Research

Journal of Artistic Research(以下简称JAR)是一个国际在线、开放获取和同行评审的期刊,鼓励不同语言和不同专业的学者,围绕“用艺术的方法做研究”(Artistic Research),展开实践探索和学术讨论。这份十年前创刊的刊物在2020年10月27日发表了一篇评论,Review of Silvia Henke, Dieter Mersch, Nicolaj van der Meulen, Thomas Strässle, Jörg Wiesel, "Manifesto of Artistic Research, A Defense Against Its Advocates."


书评对象是Manifesto of Artistic Research, A Defense Against Its Advocates。这本书讨论了artistic research是什么或者可以成为什么,又如何呈现、推广和执行。书评作者Branka Zgonjanin梳理了宣言的基本内容,肯定了宣言所做的一些厘清概念的工作(本文稍后会更详细地介绍)。但也指出了一些问题,比如宣言反复强调要打破学术用语的规则,然而学术用语有时候是为讨论空间提供一种共同语言的可能。最后,Branka Zgonjanin提出Artistic Research的关键在于,我们如何才能更彻底地开启艺术与学术界、实践与理论之间的对话。



“Artistic Research”大多时候被翻译为“艺术研究”,比如《信睿周报》2020年总第25期的《可以正确地误解我吗?——对“研究型策展”的思考》中提到,“‘艺术研究’(artistic research)把艺术行动和艺术作品的生产作为研究过程中不可缺少的部分,并作为对研究结果和知识的呈现方式”。但JAR针对这个问题,刊登过一篇名为What is artistic research?(Julian Klein,2017)的文章。作者Klein指出,如果艺术是一种感知的模式,那么artistic research一定也是一个关于过程的模式。“科学”的研究和“艺术”的研究之间没有明确的区别。换言之,artistic其实更类似于研究方法,而不是研究对象。"Artistic Research''也就是"用艺术的方法做研究

按照Klein的定义,“用艺术的方法做研究”的核心问题是这个研究在什么时候和什么阶段被视为艺术。Klein举了一些例子,比如,研究的方法(如搜索、归档、收集、解释、建模、试验)、基本动机、灵感、反思、相关讨论,或者研究问题的制定、概念和组成,研究过程的实施,研究结果的出版和评价,它们都可以被纳入用艺术的方法做研究的思考范围。


Klein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定义,指出研究是“为增加知识存量,包括人类、文化和社会知识以及利用这些知识来设计新的应用而进行的任何创造性的系统性活动”(OECD Glossary of Statistical Terms, 2008),借此强调“研究”是指一种尚未知道的状态和对知识的渴望,而非一个独属于科学家的词汇。“用艺术的方法做研究”的对象和内容包括了艺术行动、艺术作品的生产、研究结果和知识的呈现方式


在艺术研究领域起纲领性作用的Manifesto of Artistic Research A Defense Against Its Advocates指出了用艺术的方法做研究的一些关键问题,澄清了一些常见误解。非常重要的一条是,“用艺术的方法做研究”不是对艺术的研究(“Artistic research is not the research of art")。研究是发现的一种形式,发现总是有偶然的因素。因此混乱和复杂在用艺术做研究中是被允许存在的。用艺术的方法做研究的潜力是允许不确定性存在的同时,寻找清晰性。


https://www.academia.edu/42876371/Manifesto_of_Artistic_Research_A_Defense_Against_Its_Advocates

用艺术的方法做研究和艺术实践是有联系,但非相同的关系。Manifesto形容这是一种“亲戚”的关系,而连结二者的关联点在“美学”而非“艺术”。用艺术的方法做研究是以美学为前提( “Artistic research presupposes an aesthetic”)。“美学”(aesthetic)为感受立法,即康德的“判断力分析”(Manifesto,P61),是有关感知、感觉和感受行为的知识,以及规定这三者的知识。


Klein在What is artistic research?结尾也强调“用艺术的方法做研究”努力想要获得的知识是可感知的知识(a felt knowledge)。可感知的知识的特点在于具身性,强调一种虽然不能用言语表达,但却影响我们感受和行为的感知。因此,许多相关项目都在探索如何将科学转化为视觉图像或者其他感知,将既有概念从固定经验中解放出来。这个解放的动作和过程就是“用艺术的方法做研究”的知识生产。


第15期JAR致力于探索艺术研究的中介性和非语言表达

关于“用艺术的方法做研究”的知识生产:如果用艺术的方法做研究还只围绕艺术实践来生产知识,那也就掩盖了它的的特质。因为artistic research可以研究艺术活动,也可以不研究艺术活动,关键是用艺术的方法研究自然、社会、客观性等

Manifesto of Artistic Research A Defense Against Its Advocates截图

科学和艺术同为创造性认识活动的性质Manifesto在开篇就指出关于”用艺术做研究“的四大误解之一就是将“艺术”抽空为标签,将其沦为给艺术作品增加合法性或者成为数据可视化等技术的次要属性。“用艺术的方法做研究”的实践经验不仅包括研究者的感觉,还包括实验物质本身和物质如何传达经验的能力。关键在于以艺术的思维去参与研究和实践。

Manifesto of Artistic Research A Defense Against Its Advocates截图

“用艺术的方法做研究”关注适用性和基础性,强调弥合理论和实践之间的巨大深渊。Manifesto指出了用艺术的方法做研究存在的一些难点和问题。比如强调不能通过使用时髦的理论作为文章的庇护,指出不加思考地挪用科学术语和社科的定性与定量研究是企图通过大量数据来客观化”用艺术做研究“的模糊性。但理论和实践缺一不可。正是理论的粗糙阻碍了”用艺术的方法做研究“的发展。对于理论,Manifesto认为重要的是理解引用背后的美学语境。没有单一的实践和理论。二者都被嵌入语境,和现实紧密联系,需要反思和反身性。


Manifesto of Artistic Research A Defense Against Its Advocates截图

JAR的第二期:如何协调”用艺术的方法做研究“中的学术性和艺术性

“用艺术的方法做研究”的最大特点是跨学科。跨学科意味着“艺术研究”关注和试图做到的是,如何将科学、美学、政治和社会活动等结合在一起。跨学科研究不仅仅是从多个角度揭示研究对象,而是让艺术的融合可以通过不同形式的数据显示,如声音化和图像生成过程,从而产生一种新的认识论,进而创造一种新的审美维度。

Journal of Artistic Research上最新一期的目录

目前,JAR已经围绕数字技术、动物研究、感官经验和艺术策展等话题出版了20期刊物。另外,作为线上平台,JAR收藏了大量线上展览的相关资料。



 

其他相关资源



关于技术和艺术如何互动并构建社会关系的文章,可以参看MIT的最新对谈。在冷战时期的20世纪50年代,技术和艺术之间的界限开始被打破。在Making Art Work中,W.Patrick McCray展示了冷战时期的艺术家们如何与工程师和科学家们积极合作,探索新技术,创作出视觉上和听觉上令人信服的多媒体作品。艺术作品的制作揭示了艺术家和技术人员如何不断地构建新的社区,在这个社区中,他们发挥想象力,展示创造性的专业知识,并追求商业创新。




European Artistic Research Network 即将在2021年1月26-30日召开的会议,讨论艺术研究在“艺术研究十年”之后面对新兴问题该如何回应和解决。




一个关于艺术研究的线上期刊《艺术&研究》,以档案库的方式,通过视觉和声音的呈现,存储和刊登了不同学科的学者关于艺术研究的相关文章和讨论。



哥德堡大学发起的艺术研究平台PARSE


在科学史图书馆的2.1.1 Creations, Innovations, Discoveries里面可以找到有用的资源!尤其是Art and Science OB和Science and Contemporary Art OB两个单元。

Kommentare


bottom of page